快捷搜索:  

看着很“热”的吃播 盈利几何

近日,某知名美食博主“翻车”登上热搜榜,起因是(shi)用户发现博主探店视(shi)频(pin)推荐的(de)饭店并没有介绍中那么美味,质疑此店名义上是(shi)推荐,实为“暗广”。

社交媒体平台博主播放自己吃食物的(de)视(shi)频(pin)吸引粉丝关注,通过粉丝打赏、直播带货、商家广告获利逐渐成为一个新兴行业(ye)。

天眼查数据显示,目前我(wo)国有66万余家企(qi)业(ye)的(de)经营范围含直播业(ye)务。近年来,经营范围涵盖直播的(de)企(qi)业(ye)注册量快速增长,其中2020年新增8.4万家,2021年新增34.7万家,2022年至今,新增21.8万家相关企(qi)业(ye)。

面对(dui)日益加剧的(de)竞争,美食博主内卷趋势明显,“吃什么才有流量”,使劲浑身解数寻找“流量密码”“涨粉利器”;为赢取外界关注,“粉丝关注什么吃什么”。用户感慨,正儿八经吃东西的(de)美食博主越来越少了。

“流量代表什么?更多的(de)流量意味着更强的(de)变现实力、更快的(de)变现周期,决定商家找谁做广告,佣金酬劳的(de)多寡。”直播培训师彭玄告诉记者。

图片

图源自CFP

美食博主直播带货分成存差异

直播行业(ye)有多火热?《2022抖音年轻人(ren)观察报告》显示,半数的(de)年轻人(ren)群在网上直播过。在这些直播过的(de)人(ren)群中,除了想通过直播认识新的(de)朋友之外,有一大半都是(shi)未雨绸缪,为自己以后能直播带货做准备。

让年轻人(ren)跃跃欲试的(de)直播到底能赚多少钱?以深圳某上市公(gong)司(si)为例,公(gong)开资料显示,直播收入来自服务(fuwu)费和销售分成,直播带货业(ye)务毛利率为98%。其中,签约主播与公(gong)司(si)约定销售分成比例。

曾经捧红网红吃播“浪味仙”的(de)“游絮”曾表示,为了留住浪味仙,游絮将公(gong)司(si)净利润的(de)70%分给了他(ta)。这个比例在业(ye)内也算是(shi)比较高的(de)比例,一般情况下,公(gong)司(si)与主播的(de)分成比例是(shi)五五分成。

上述直播公(gong)司(si)公(gong)开资料也显示收入分成因人(ren)而异,存在差异。

彭玄告诉记者,主播的(de)收入差异性较大。签约主播的(de)薪资一般是(shi)底薪+提成,提成根据成交总额定,销售额不同,提成百分点不同,提成百分点从1%-10%不等,一般销售额高于一定额度才有提成。而网红达人(ren)的(de)酬劳一般是(shi)坑位费+佣金,坑位费是(shi)品牌支付给博主的(de)固定费用,近期越来越多博主不再收取坑位费。

近期,有媒体报道了名为周小楠的(de)知名吃播博主因为收入过低辞职,周小楠是(shi)一名在某短视(shi)频(pin)平台拥有60万粉丝的(de)吃播博主,月薪只有3000元,有时候甚至拿不到底薪还要倒贴。

宋扬在北京经营着一家直播公(gong)司(si),主要带播零食。“为了降低运维成本,公(gong)司(si)最近搬出了北京。”她(ta)告诉记者,公(gong)司(si)的(de)直播团队(tuandui)(dui)要负责品牌方的(de)招商、选品、品控、资质审核、核价、合作主播运营对(dui)接、品牌方运营对(dui)接、直播售后数据运营等多方面的(de)内容。

探店陷“一锤子买卖”尴尬

相对(dui)于直播带货对(dui)粉丝量的(de)高要求,探店看似门槛更低、操作性更强。探店能赚多少钱?多方询问下,记者也获得了“根本赚不了那么多”“每个月只能赚几千块”“今年前七个月基本没商家合作”的(de)回复,吃播行业(ye)头部主播收入客观,但更多主播坦言自己的(de)收入并未有外界传言那么多。

今年年初,出于兴趣,研究生二年级的(de)“小果食”在多个社交媒体开设(she)账号,成为一名吃播。

她(ta)坦言自己是(shi)个“运气好(hao)”的(de)新人(ren)。“做吃播之前觉得吃播很简单,品尝美食还能赚钱,”小果食说,“在做吃播的(de)半年里自己都没有一分钱收益,还要承担设(she)备、差旅、探店等成本。”

“粉丝好(hao)像比较喜欢看我(wo)吃面,嗦面是(shi)我(wo)的(de)流量密码”,目前,小果食在某社交媒体平台的(de)粉丝已经达到40万左右。

“我(wo)的(de)粉丝增长并没有在某一刻爆发,而是(shi)经历了波浪式前进、螺旋式上升的(de)过程,这也是(shi)大部分博主涨粉的(de)过程。”小果食告诉记者,“我(wo)并不急于涨粉,而通过购买流量、吃新奇特的(de)食物涨粉的(de)方式,且不说需要巨额的(de)支出,传递的(de)价值观也并不正确,不如踏实做吃播视(shi)频(pin)来的(de)踏实。”

在刚刚过去的(de)7月份,小果食首次收到探店合作邀约,但问及她(ta)会不会将吃播当做职业(ye),她(ta)回答“目前每月收入只有几千块,而且不稳定;个人(ren)做也很难拼得过带团队(tuandui)(dui)、签公(gong)司(si)的(de)主播,当做职业(ye)压力太大了。”

小果食表示,现在大部分主播还是(shi)依靠探店实现盈利,少数会选择带货直播。

针对(dui)探店的(de)收益,居住在北京的(de)张帅告诉记者,市场上大约都会有个约定俗成的(de)价格,但这样的(de)合作基本都是(shi)单次合作,“一锤子买卖”,一个直播很难去多次探同一家店。而受疫情影响,上半年张帅并没有收到餐厅的(de)探店合作。

记者也了解了某社交媒体平台一名美食主播带货的(de)收费情况,该博主表示不同类型收费也不同,最低50元/次。

记者了解各社交媒体平台发现,与动辄上千万粉丝的(de)主播相比,粉丝量只有几万、几千甚至几百的(de)主播则占据更大比例。

行业(ye)需加强内容引导和创新

除了收入,美食主播成长过程也很艰辛。“主播很辛苦,不仅需要调动观众兴趣,还有负责营销,甚至经常需要熬夜工作。”彭玄说。

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教授陈祉妍表示,观看吃播视(shi)频(pin)让用户更有食欲,也容易触发模仿、从众机制,从而诱导用户购买和摄入更多食物,一定程度会增加食物浪费的(de)可能。“当吃变成一种愉快的(de)按钮,就会吸引很多人(ren)按键。”陈祉妍说。

《反食物浪费法》明确规定,禁止制作、发布、传播宣扬量大多吃、暴饮暴食等浪费食品的(de)节目或者音视(shi)频(pin)信息。网络音视(shi)频(pin)服务(fuwu)提供者发现用户有违反前款规定行为的(de),应当立即停止传输相关信息;情节严重的(de),应当停止提供信息服务(fuwu)。

“这两年,感觉到平台生态已经趋于稳定,平台越来越注重内容质量,审核越来越严格,没有创新和技术,很难‘杀’出重围。”彭玄说。

陈祉妍呼吁,在中国,“吃”是(shi)个很有文化的(de)事。要加强内容引导,减少为满足猎奇心态而创作的(de)作品,产出更多优秀吃播视(shi)频(pin)精品。

(应采访者要求,彭玄、张帅为化名)

(责任编辑:华青剑)

查看余下全文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(de)“发现”,使用 “扫一扫”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(wo)的(de)朋友圈。


 中国经济网声明:股市资讯(zixun)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,属作者个人(ren)观点,仅供投资者参考,并不构成投资建(jian)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看着很“热”的吃播 盈利几何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965人留言! 共有:965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